如果保密工作没做到位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留言反馈 >
如果保密工作没做到位
* 来源 :http://www.abqwwe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8-19 21:18

张北川教授从事艾滋病研究多年,对于广东省的新规定,他从心底里表示支持。“这是很难得的进步,也将推动人们进一步认识艾滋病。家长们的忧虑可以理解,但是主要是对艾滋病传播途径认识不清。”

不少教育界人士的观点也与上述家长类似。华罗庚中学校长戴玉波认为,艾滋感染者的工作权利应当得到尊重,但教育行业的特殊性也应被充分考虑。“艾滋感染者担任教师,会对学生、教师和家长的心理产生很大影响,可能引起不必要的紧张或者恐慌。如果反对的人很多,还是应多做艾滋病预防知识普及工作,逐步让家长认可。”

尽管张北川觉得今时今日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仍遭受不公平的待遇,但他也承认,过去十年,公众对于艾滋病患者及感染者的认知和态度有了巨大的进步。

他认为,在一般的师生接触中,艾滋感染者对学生造成感染的可能性并不大;而在可能出现体液接触的幼儿教师、体育运动等项目上,可以做出回避安排。在他的实验室里,有好些艾滋感染者在工作,与正常人无异。“一般说来,限制艾滋感染者进入的行业,主要是和血液有直接接触的行业,比如医生。在治疗的过程中,很可能出现出血的情况,这是高概率事件,所以对从业者就有限制。”

惠城区教育局幼教股股长谢宝琴认为,艾滋感染者担任幼儿园一线教师并不合适;不过,艾滋感染者是人群中的极少数,家长不必过分担忧。“艾滋感染者担任大学教授,就很少有争议,这是因为学生和老师的接触程度较低。但幼儿园教学中,老师和学生是一起吃饭、游戏、做活动,感染的可能性比较大。对于艾滋感染者而言,如果保密工作没做到位,可能出现学生不理你、家长戒备你的情况。”据此,她建议如果学校确实招收了艾滋感染者的话,可安排从事后台服务,如多媒体操作、课件制作等工作。

人们对艾滋病感染逐渐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,大多数人在讨论艾滋感染者是否能做老师时,都会强调考虑的是教育的特殊性。反对者主要将注意力放在幼儿教育和中小学教育中,至于大学教育,并没有明确的反对意见。

此外,有不少人认为艾滋感染者因自身条件限制,难以胜任教师工作。网友“雪梨儿”认为:“教育行业很特殊,对老师的身心健康和道德健康的要求应是所有行业中最高的。通常情况看,艾滋感染者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一般人要差,容易出现情绪失控的情形,未必能教育好孩子。或许,标准中的硬性规定可以删除,但学校应严格把关,要把因嫖妓等不良行为感染艾滋病的人杜绝在校门之外。”

因此,《广东省教师资格申请人员体格检查标准》将“艾滋病不合格”删除,更多的只是一种态度。要真正使学校愿意接受艾滋感染者作为老师,还需要大量的配套措施,包括更充分的艾滋病知识普及、在学校内建立“艾滋老师”的行为守则以及对艾滋感染者是否适合教书的判定机制。如果没有这一系列的措施,艾滋感染者将难以获得真正的工作机会。

惠州西子论坛的网络调查显示,61人中只有7人支持艾滋感染者担任教师。大多数人认为,限制艾滋感染者从事教育工作,并非就业歧视,而是教育的内在需求。网友“错错妈”认为:“从法理上说,不应该歧视艾滋感染者,但从感情上,我接受不了自己孩子的老师是艾滋感染者。”

艾滋病感染途径有三个,大多数人关注性传播这一点上。让一个嫖妓或者滥交的人,成为自己孩子的教师?这个想法,在当前小学生屡遭教师性侵的情况下,无疑让家长难以接受。同时,在幼儿活动和体育运动中,血液接触的可能性始终存在。当难以判定一个艾滋感染者是否适合当教师时,家长肯定选择最保险的方法:直接限制进入。更有教育界人士坦言,新规只是说“可以”,又不是必须,弹性大得很。

李女士的女儿在念小学三年级,她也认为新规不妥。“孩子尚未成年,自我保护能力弱,而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可能出现流血受伤等情况,从而导致血液的直接接触。在幼儿教育中,老师和学生的肢体接触很多;在中小学教育里,游泳、跑步、打球等体育课程中也难免有接触。这种事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”

下一篇:没有了